中央研究院週報 第0842期 2001年10月25日

地球所是否能躲過下次的大淹水

陳中華

九月十六日在大雨中趕往機場赴日本開會,晚上打電話回家得知一切尚可,只是大雨不斷。但十七日開始不論網路、電信,所有聯絡管道皆無法接通,一種不祥的感覺湧上心頭,十八日依然如此,因此決定提前返國。在二十日返台的航班上取得一份報紙,第一次見到關於納莉風災的報導,其中敘述了中研院受創甚深,尤其是地球所,心理默默祈禱同事能救一點東西上來;但深夜抵台後,立刻前往所裡看看,一切希望都破滅,大水來得太快,幾乎沒有搶救什麼東西上來。同事說現在只能在及膝的泥漿中,開始搶救可用的儀器及重要樣本,而晚上太危險了,隔天再來吧!看到同事們聲音啞了,臉上還留著泥巴,他們已搶救兩天了。隔天看到了真正的現 場,只能一句話形容,慘!很慘!數十萬上百萬儀器泡在泥水中,助理問我,要如何處理,坦白說我也不知道,平常要求恆溫、恆濕、無塵的寶貝,現在卻已充滿泥 水,必須將零件拆開,用消防水來清洗。這種經驗相信很多人都沒有的!更刺激的是在泥漿中,搜索實驗的重要樣本。很多實驗中的樣本,因大水將桌椅翻倒,而沒 入泥水中,這些無形的損失遠比儀器的損失更讓人心痛,而我們又必須在泥漿清除前立刻來搜索,否則將全部損失。於是大家一字排開,在一個標本一客牛排的號召下,也有一些安慰的結果。

在搶時間下,一連串清理送修後,好不容易,我們上星期開始有水有電。地球所這次真的很慘,當您走過地球所的後面,還是可以見到一片災後的景象,現在該救的、能救的也差不多了,總算可以坐下來想想,這是怎麼回事?大水沖倒了龍王廟,我們號稱「地球科學研究所」啊!

當把整個事件還原,我們終於了解一點點,當然氣候異常是引起這次淹水的始因,但人為的建設與疏忽,也可能是地球所被水灌入的重要因素。當四分溪加蓋時,曾想到若水量加大時,四分溪的水 將會被加蓋的樑柱及上游雜物所阻擋,而四分溪這段又是曲流,更影響水的流速,然而當使上游的水位更上昇,洪水是有機會在加蓋的上面溢流而過,因此當時想想 問題也不大。但我們卻忽略了後來在加蓋的地面上,為了造景,建了兩座半弧形的一公尺高的土堆石牆,再次阻擋了溢流的洪水。去年地球所的西面體育館興建完 成,又阻斷了後山集水區的水路,如果您從生態池往地球所方向看,很清楚的發現地球所位在一個被包圍盆地內,四分溪的水加上從後山集水區來的水,在前方重重 障礙無法宣洩的情況下,水位自然會上升較快,最後灌入位於盆地低處的地球所地下室,短短20分 鐘內,淹沒了多少研究人員多年的心血。很慚愧我們沒有事先發現這些原因。但亡羊補牢為時不晚,地球所是否能躲過下次大淹水呢?除了老天幫忙,我們還能做什 麼呢?當然地球所自己可以做一些防水設施外,院裡似乎也可做一些努力。

第一,請把自然的還給自然,雖然四分溪加蓋不易拆除,但至少當河水溢流時,不要再有任何障礙物阻擋其流向下游; 第二,建立排水設施,將後山集水區的水能直接排到加蓋的下游,而不要繼續增加加蓋上游的水量。

雖然我們不敢保證我們可以躲過下次500年或1000年洪峰,但相信經過努力我們是有機會躲過下次200年的洪峰。這次慘痛的經驗真正結結實實給我們上的一課,向大地爭地是必須付出很高的代價。

後記﹕

最後我想借此感謝地球所同仁、助理及學生,如果沒有您們在發臭的泥漿中一點一滴的搶救清洗標本及器材,相信有形與無形的研究損失將更是無法估計。謝謝!